天真了!美科学家后悔联署涉“实验室泄漏”说公开信

“我也许天真了。”一名联署要求调查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假说公开信的科学家如是说。她后悔在信上签名,没想到它被用来推广阴谋论。

今年5月,《科学》杂志发表18人签署的公开信,声称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没有平衡考虑自然起源和“实验室泄漏”两种理论,呼吁要认真考虑“实验室泄漏”假说。

这封信让阴谋论者欣喜若狂,认为他们鼓噪的谬论得到了科学界的支持。看到出现这样意料之外的后果,帕梅拉·比约克曼才发现自己太“天真”。

比约克曼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教授,公开信签署人之一,长期从事免疫系统对病毒入侵如何反应的研究,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将重点转向新冠病毒相关研究。

于是,她给自媒体播客节目《本周病毒学》写了一封简短的信,澄清了自己的本意。她说,参与联署《科学》公开信,是因为她原本认为这封信将有助于募集更多资金,用于在动物宿主中寻找病毒。

比约克曼给《本周病毒学》去信全文

“我也许天真了,没想到这封信会被用来推广实验室起源假说,”比约克曼写道,“回顾这封信的措辞,我现在认为我本应预料到这样的后果。我本应更加积极主动——要么根本不签署这封信,要么要求修改更多措辞以表明我的立场。”

比约克曼通过助手玛尔塔·墨菲对新华社记者证实她写了这封澄清信,并再次强调,她在上述公开信上签名,主要是希望增加新冠病毒溯源研究的资金。

“尽管她认为新冠病毒更有可能从动物源而不是从实验室传播给人类,但她不是确定病毒起源的专家,因此(认为应)听取该领域专家的意见,强烈支持为他们的溯源研究提供资金。”墨菲在电子邮件中说。

墨菲表示,新冠病毒溯源问题被政治化,让比约克曼感到遗憾。

此外,参与公开信联署的亚利桑那大学进化生物学家迈克尔·沃罗比日前也在社交媒体上澄清,他在公开信上签名,让人误以为他认为“实验室泄漏”假说更有可能,但实际上他认为动物起源更有可能。

沃罗比推文截图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曾针对此类联名公开信表示,相信联署人中有一些不明真相、被裹挟利用的科学家。

“希望你们不要被伪造的‘真相’蒙蔽双眼,不要被政治化的‘科学’影响判断,不要再被谣言和谎言欺骗,重新回到科学理性的轨道。”汪文斌在今年7月5日例行记者会上说。

人们也注意到,许多理性科学家在美国受到一些阴谋论者和反华人士的围攻。例如,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因同美国右翼人士等意见不合而饱受攻击。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美国国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因为驳斥一些针对中国的不实攻击而受到美西方政客持续威胁和打压。还有理性的科学家由于遭受网络暴力而删除了社交媒体账号。(监制:闫珺岩  记者:颜亮 林小春  漫画作者:马则刚  编辑:刘阳 钱泳文)

[责任编辑:许怡星]

精彩推荐

要闻新闻

美图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