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记者连线:我在方舱医院的第一天

昨晚,阳江首批医疗队队员罗浓伟首先进入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参与新冠肺炎救治工作。今天,记者连线了罗浓伟,下面我们一起去听听他的战“疫”日记:我在方舱医院的第一天。

在经过几天的标准治疗培训、防护装备穿脱练习,并通过考核后,我被通知前往方舱医院参与救治工作。作为阳江首批医疗队第一个进入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我倍感压力。11日晚,我事先跟随领队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参观,了解里面的基本情况。偌大的临时医疗场所有1600张床位,由于工作量大,一个医生就要负责100到150个病人,我不知自己是否能应付得来,但是没有关系,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随时应战。

12日晚上8点,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面屏,全副武装后,我走进了真正的“战场”。这里共分为A、B、C三个厅,我主要负责A厅的130名患者。大部分患者都躺在床上,咳的、气促的、发热的、呕吐恶心的、拉肚子的、胸闷的,什么症状的都有。有的患者虽然病症不重,但因为内心十分焦虑、紧张,我们也要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由于里面的设施、药品都很有限,我们只能凭着自己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尽力帮他们解决问题。

首批医疗队队员 罗浓伟:里面有一个病人因为本身身体有器质性病变,不是很严重,但是心理焦虑比较严重,所以经常气促。后来我去了解了一下,给他检测血氧饱和度是96%,是正常的。但是心率偏快一点。后来我就给他吸氧和安定的药物,他很快就睡着了。

6个小时下来,我的鼻子、眼睛、脸颊无一不被防护装备压出红色的印子,感觉又疼又闷。而且长时间不能吃喝拉撒,连挠痒都不行,简直是难受至极!但是没有办法,我们面对的是需要我们去救治的患者,所以我只能靠毅力去坚持。因为我是广东医疗队第一批进来的,所以很多的流程、电脑系统操作我都在自己摸索,我必须要掌握好一切信息,这样我才能教会下一班战友。深夜2点,我终于到了交班的时间,努力地在脑海里重复着穿脱防护服的流程与规范,生怕漏掉每一个细节,因为稍有不慎,自己就暴露在污染中。经过大约半个小时,我小心翼翼地脱下了防护服,来不及吸上第一口的清新空气,就急着跑卫生间了……

首批医疗队队员 罗浓伟:昨晚在两点结束上班时间,但是交班到脱完防护服之后出来到回到酒店,大概是凌晨4点。虽说比较难受,还有坚强的毅力才能支撑下来。但是我会,包括我们的队员,我们会尽力克服这些困难,不负重托,努力把这项任务完成。

文字:曾钟锐

摄像:梁运龙

[责任编辑:许怡星]

精彩推荐

本地新闻

美图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