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根雕:木影流光四百年

阳春根雕

一根根堆在田间地头的烂木头,很多人认为其最大的用途便是当柴烧。阳春的根雕艺术家们,拿在手中一锯一刨,烂木头便“化腐朽为神奇”,或是成为孔雀石的精美底座,或是成为浑然天成的草书字,或是成为活灵活现的猛虎,其价值也从一文不值飞跃为数千数万元。

阳春根雕,并不只是摆在艺人家中孤芳自赏,它们已进入大众视野——求知路、春江路、春北路,百多间布置精致的店铺里,陈列着风格迥异的根艺制品,颇具产业规模,年产值达四五千万元。兴起于明清的阳春根雕,在几代“根痴”的努力下,驶上了发展的黄金轨道。

木影流光:阳春根雕创作自明清已有之

在阳春城区,随意走进一户人家,家里要么藏着几块树根,要么在神台上摆上一件根艺,经济条件好的还会一掷千金,购置根雕荷花椅,或是茶台。

“从目前资料来看,阳春根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年近7旬的阳春根雕协会会长张英祥说,那时根雕的称谓更为文雅,“以前是叫木影,不是叫根雕。”

张英祥道出其中缘由:奇形怪状的树根,简单加工后,一眼看去,像飞鹰,或是像芭蕾舞女,只取其神似,而并非一模一样。就如“皮影”一样,需要在白色幕布后表演。

阳春现存最早的根雕作品,大概要数谭弘老先生家收藏的作品,那是他祖宗谭敬昭传承下来的一支根雕旱烟杆和一根树根雕手杖。据谭弘讲述,是清代同治年间之物。

张英祥的爷爷张奕众是清光绪年间的生意人。小时侯,张英祥偶然发现家里阁楼柴堆中有几件形状奇特的木头。他母亲说:“这些烂木头已经放在阁楼几十年了,不如当柴烧了。”有心的张英祥从母亲手里要下全部“烂木头”。后来他才知道,这些烂木是祖父张亦众遗留下来的“木影”。张英祥自此便和根雕结缘。

阳春根雕艺术的繁荣,除了阳春处处分布着深山密林,树根资源丰富,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阳春多寺庙宗祠,举办庙会等民间活动时,也会举行根雕展览巡游。据1996年出版的《阳春县志》记载:“清代至民国时期,南厢都南在堡高流河回龙寺前,顺阳都高岗堡黑石岗壁笪庙和南乡都岗尾李堡等地,有40年一度的大型醮会,叫‘万年缘’……化装游行,请粤剧班演戏,还设坛展出古董、雕刻、盆景等工艺品……”文中所说的雕刻,即现在的根雕。

直至民国,阳春根雕开始街头摆卖。张英祥说,灯笼街宏和米铺陈老板喜欢制作根艺品,何廉卿收藏了八仙、姜太公钓鱼和一些几架等,普通老百姓就用山桔头、黄皮木雕制烟斗和旱烟杆。大概从那时起,根雕就已进入阳春的家家户户。

阳春根雕 (2)

渐成气候:根雕“发烧友”把店铺集成街

阳春根雕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土改、“破四旧”和“文革”时期,根雕被视为封建产物,被分给贫苦人家,或是被丢弃了。张英祥说,根雕易生虫变质霉烂,若不细心保管,一件珍宝就真的变成一堆“废材”,也因此,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木影根艺,只有“山”、“鱼”等寥寥几件。

但是,阳春根雕的发展脉络一直在延续,一批批“根痴”们源源不断加入其中。1994年,廖正炎、张英祥、刘文枢等一批根雕爱好者发起成立阳春市根雕雅石协会,此时有20多人入会,到现在已有会员150多人。

已至耄耋之年的廖正炎,从15岁起便跟着一些根艺家学习根雕艺术。根雕所使用的树根,并非唾手可得,随处可见,而要跋山涉水处处寻觅,不能破坏生态去挖活树根,而要到丛林里、河流中、工地上……去找寻已经死掉的树木。

10多年前,为了寻找一块树根,廖正炎甚至差点送了命。“刮台风下大雨的时候,山洪一般都会冲刷一些树木下来,是找树根的好机会。那天下着大雨,我到靠近罗定的小村子里找树根,面前是一条湍急的河,但我看到一条形状很好的树根,就跳进去了。”廖正炎说,为了找树根,自己几乎不顾一切,幸好有两位路过的村民搭救。

这么多年来,廖正炎至少制作了上千件根雕作品。记者来到位于春城镇南新大道的廖正炎家中,无论是院子、书房还是客厅,处处是根雕,或是自己已经完成的得意之作,或是他正在构思制作的一截树根,俨然是一间集加工、制作于一体的“根雕铺”。

生于1950年的刘文枢也是十足的根雕爱好者,在阳春根雕街求知路,他有一家专门的店铺,展示和出售根雕作品。“这条路上有80多家根雕雅石店,大家自发集中在这里,发烧友们互相交流心得体会,有时候还能从别家淘到一些‘宝贝’。”他说。

张英祥告诉记者,大多数根雕发烧友是“爱好大于经商”,他们已将“根雕”当作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阳春根雕 (3)

产业发展:6000人从业年产值数千万元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阳春根雕渐成规模,参加全国各地专业展览,且连年获奖,声名鹊起。1994年4月,廖正炎、张英祥、刘文枢等8人的根艺、根书等40多件作品,组团赴广州参加“首届广东省雅石根艺真品展览会”,阳春根艺很快在业内引起反响,并饮誉羊城,蜚声国内。

因为造型根艺的独一无二,“根痴”们惜售,所以其售价较高。“一件根书作品,起步价大约3.6万元/平方米;一件造型根艺,价格从五六千元至数百万不等。”廖正炎介绍,购买根书或造型根艺的人相对较少,也有人从全国各地来购买,所以业内也有“三年不发市,发市顶三年”的说法。

然而,商人却从中看到了另一商机。梁其升是阳春城里规模最大根雕厂的老板。他的根雕厂以制作、销售“树头台”为主,属于实用根艺一类,于去年6月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春根雕生产性传承基地。春节后,他的新厂房即将投入使用。今年40岁的梁其升,从1992年进入这一行业,现在有几间铺面和两间占地面积上千平方米的大厂房,有工人20多名。据悉,“树头台”根雕产品的售价一般在数千元到上万元之间,销售一直呈稳步上升的趋势,效益可观。

阳春上规模的根雕厂,有五六十家,产品有根雕茶台、几架、饭桌、屏风等种类。虽然制作造型根艺的只有100多人,但整个行业从业者达6000多人,年产值逾五千万元。有些根雕加工大厂还到浙江、福建、江西等地招聘根雕师父来厂加盟,对产品进行深加工,产品远销省内外及东南亚等地。

随着根雕产业的快速发展,各家根雕厂对树根的需求也越来越多。张英祥介绍,早在几年前,本地的根材就几乎没有了。现在阳春根雕所需要的材料基本上都是外地购买的。这两年,这些树根的价钱也变得越来越高。

“阳春根雕产业的发展与根雕艺术之间是良性的互动。”廖正炎说,无论是根书、造型根艺还是实用根艺,都是根雕的一类。当阳春根雕深入到生活的各个角落,被全国各地所熟知,热爱根雕艺术的人也随之增加。

廖正炎、张英祥、刘文枢等这批省级根雕传承人仍在不遗余力地培养新人。廖正炎的家,2007年被命名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春根雕传习所。“只要对根雕有兴趣的,我都会讲给他们听,有的学生学习了七八年,有的学了四五年。”廖正炎说。张英祥有部分弟子已崭露头角,成为阳春根雕的中坚力量。

“虽然实用根艺经济创收好,但造型根艺和根书的观赏价值和艺术含量是实用根艺无法媲美的。”张英祥说,只是无论市场化还是艺术化,“非遗”都需要随时代而创新,以适应新的需求。

传承人谈根雕——

好材质讲机缘巧合不拼不接显自然美

在根雕艺术上,有“七分天成,三分人工”的说法,就是说在根雕创作中,必须最大限度地保护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而一切人为艺术再创造的痕迹需藏于不露之中。因此,根雕又被称为“根的艺术”。

根雕的加工过程一般只需要10天到半个月左右,但是想碰到合适的材料却要靠缘分。廖正炎为了一幅“澳门回归”字样的根书,足迹遍布阳东、阳西、阳春。找“澳”字差不多4年,全部完成时竟花了10年;刘文枢为了做一个有八匹不同形态的“马”的“八骏图”,也用了4年多时间……为了寻找合适的树根,“根痴”们绞尽脑汁,费尽心思,翻山越岭到丛林深处祈求巧合机缘。

选定材料后,他们将多余的枝干剪掉,先去皮,再用木锯、钢凿进行雕凿加工,经过电动角磨机的打磨后就成型了。在反复构思中,艺术家们一遍又一遍总结着加工的技巧,反复观察揣摩,只为了精益求精的取舍。“只能减不能加,不能接不能拼凑。”张英祥说,即使减少也要保持天然形态。根雕作品应从整体着手,尽量不拼、不接,使其虚实巧妙,相交得体。

“取形复审视,先笔后行锯;切莫太粉饰,多留自然美。”这是张英祥历年来在根艺创作时所行的要诀。艺人们在根雕创作中,力求使自然美的“奇”与人工美的“巧”自然地结合起来。等做成统一完整的艺术作品,他们小心地防腐防尘、上油打蜡来保存,再根据作品艺术构思来命题,便赋予了根雕新的艺术生命。原本的朽木,融入了情和趣,给人们无限的遐想,还有深刻的人生哲理和启示融入其中,让欣赏者回味无穷。

根雕艺术珍品的珍贵之处也在于它永远是独一无二,没有复制品。用张英祥的话来说就是:“每一件根雕都有一定的形状,你发现它像什么就是什么。因为,发现就是创作。”

撰文/陶明霞 石宁钰 伍志雄 

[责任编辑:林炜如]

精彩推荐

文化频道推荐

美图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