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油画家曾华:向往天人合一的宁静世界

年油画家曾华 (6)

曾华 

对曾华,很多人都熟悉。前几年,他时常会穿着一双拖鞋,在晚上到我们的办公楼里来串门。这两年他“漂”去了海南,虽然也不时听到他的音讯,但要捉住他的影子不容易。今年国庆前,他筹办北京个展,要回来裱画、运画,我们把他堵在了阳江。他开着车子,绕道阳春河口,再到阳西,带我们沿他往常写生的路走了一圈,晚饭后边喝茶,边看画,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年油画家曾华 (4)

家乡风物的歌者

《织 河畔系列》、《上洋圩的风景》、《冬天的那龙河》、《桥那边是白土村》、《桐油山下的期待》、《漠阳江呀漠阳江》……一看画题,阳江人就觉得很亲切。广东女画家林蓝感叹:“曾华的大部分作品画的都是他的家乡广东阳江,我也在阳江出生,我想到过阳江的朋友一定会惊讶曾华的画怎么画得那么像这个地方……”

曾华作品

曾华作品

记者:有人说你是“家乡风物的歌者”,这一说法你自己认同吗?

曾华:每一位风景画家,都是画自己最熟悉的土地,很多人就是画自己的家乡。阳江是我的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阳江的山山水水,我非常熟悉,也充满感情。我确实画了很多阳江的风景,我要把家乡的寻常景物变成“境界”。那些普通的景物里,有生命,有人的情感在,打动了我的心。但我又不仅仅是画阳江。我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很理想的人文情怀,诗人是“诗以咏志”,我是“画以咏志”。故乡阳江作为我绘画的一个“母地”主题,她是我创作的支撑点,我由此出发,但并不是目的地。家乡风物的表象,她给我的是最初最原始的一个启发,创作中,我不能在画面上作简单的描述,我的每一件作品注定都要融入我的情感,融入我关注整个人类自身、整个社会大自然的理想境界。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我以家乡风物为创作源泉,已经画了20多年。近几年,我会到海南、广西、云南、浙江甚至出国到越南等地采风,其实也是在寻找一种创作上的互补。但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背弃我的“母题”,因为那里倾注了我太多的情感,我终身寻找理想家园,我要在情感的牵引之下才能走完全程。

曾华作品 (2)

曾华作品 

绿色的风景里跃动着人类的心灵

曾华油画里,最迷人是那一片绿色。那树木、那竹林,绿得浓郁、绿得深邃、绿得像绿色的火焰……

记者:很多人都注意到,你总爱画绿色,你的油画里,有美丽的风景,有小船、有人住的房子、有人走过的小桥、有印满车辙的泥泞村道、有袅袅上升的炊烟,但就是没有人,甚至连牛羊都看不到。你这是基于一种什么理念?

曾华:我的画不是一种纯粹的风景。纯粹的风景,很容易做到,现在有照相机,有电脑。但人类总在寻找生命性、心灵性的东西。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追求的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宁静,平和,人或动物没有纷争,没有喧嚣。这就是我的画要表达的境界。里边虽然看不到人,但能看到人的影迹,寄托着人类的向往。过去我们总说,人是大自然的主人,“主人”却做了很多损害大自然的事。我不知道人与自然争夺“居住权”是从何时开始的,原来的一条河,今天已变成了小溪。可将来在人的“蚕食”下,她的“小溪”之态还能保持多久呢?我希望人们看了我的画,会想到同样的问题。

 画家需要感性与理性的平衡

曾华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身材粗壮,当过兵,练过武,能大碗喝茶,大块吃肉,颇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侠客之风。还曾有过云游四方的传奇经历,连画展也取名为“飘过大地”。

记者:中国人总说“画如其人”, 但我们看,你和你的画之间却存在明显的反差。在生活中,你是一个很有激情、很豪爽的人,仍然是风风火火的军人。但你的画面却很宁静、很优美、很平和,这种现象怎么解释?

曾华:看我的人,绝对不会想到那种画面;看我的画面,绝对不会想到我这种人。认识我几十年的人,才会觉得我这样画很正常。真正的画家,感性很厉害,但理性更厉害。绘画需要感性与理性的平衡。产生艺术冲动时,要很感性;表现的过程却要很理性,甚至比科学家搞研究、比医生动手术要更严谨。出发点很感性,过程很理性,但结果又要是很感性的。这样才能创造出一幅好的画。从这个意义上讲,画如其人,不一定对。光从画面判断画家,往往会使人产生误解。岭南画派的创始人高剑父,就他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他是辛亥革命的一员闯将,广州起义时曾担任联军总司令。法国的风景画家库尔贝,也参加过巴黎公社的起义,指挥过千军万马。很多画家是有两面性的。文如其人可能,但画是另外一种东西。就像父母亲生了一个孩子,可能很像父母,也可能不怎么像父母。

年油画家曾华 (3)

 没有技术,也就没有艺术

曾华很爱看书。不光绘画的书,还看了很多的杂书,卢梭的《忏悔录》翻了一遍又一遍,《中国农村社会制度问题》这类枯燥的理论书籍,他竟然也读得有滋有味。读书,助他养成了思索的习惯。

记者:什么样的画好,什么样的画不好,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审美标准。你的标准呢?

曾华:远看惊心动魄,近看奇妙无穷,才是好画。记者:现在一些人学西洋画,不太重视基础的造型技术和技巧。在这个问题上,你的看法怎样?曾华:这个问题很简单,没有技术性,就绝对表现不出你的思想性。好比建楼房,没有底下的基础,怎么会有上面的二十层、三十层?就像一个作家,如果连成语、词组都组合不好,何来写出作品表达思想和情感?技巧是绘画艺术的基础,画家首先是个手艺人。现在社会观念多元化,人人都是“艺术家”,行为艺术很流行。世界上最大的行为艺术品,我看应该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万里长城。在乡下,农民也是“行为艺术家”,他们把一块块田地弄得多整齐、多漂亮!但绘画不是行为艺术,一定要有技术性。没有出神入化的技术和技巧,就表现不了你想说的东西。

记者:有评论家说,你的画走的是俄罗斯写实主义油画的路子。

曾华:我们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受到过俄罗斯写实主义油画的影响,我很熟悉它们,但我没有刻意去模仿人家的画法。就像自己家里的楼梯,走得很熟了,你要问我有多少级,我说不出来。我研究得最多的还是大自然。

 

年油画家曾华

曾华

 绘画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早年学画时,父亲是坚决反对的,认为这东西谋不了生,只会耽误学业,曾经把他的画夹扔到门外。但曾华仍然坚持了下来。直到第一次办个展,父亲都不敢相信,问道:“那些真是你画的?”

记者:现在有一个问题:一些人刚开始学画,可能动机就有所偏离,或者说受商业化社会的诱惑,不肯花心思和时间来练习、琢磨那些技术性的东西,一开始就想着去赚钱。

曾华:我们那时候学画,和现在一些人有本质的不同。我们真的是出于一种艺术理想,把画当成生命中的东西;现在有些人学画,目的很明确,是把它当成一种谋生的、赚钱发财的手段。艺术家应该是理想主义者。我的一些朋友请我教他们的孩子学画,我从没答应。一个人学绘画,出发点应该是懂得一些绘画的基本知识,学会欣赏画,不要想着自己将来一定成为一个画家,可以卖画。但一个人在知识修养方面,一定要接受美术教育。美术是一门从局部到整体、整体到局部的学问,学会了这套绘画的观察方法,用到国家、用到社会,都很管用。历史上好些大画家,从政或经商都很成功。画一定要学,就好像会听音乐,工作累了,回到家里,听听柴可夫斯基,多舒服啊。懂了绘画,人的品行都会改变,最起码你会向往美的东西,心灵都会干净一些。

记者:你反对小孩子学画吗?

曾华:学绘画是一种人生冒险,可能带来巨大的成功,但也可能给你带来贫困。学画路上很拥挤,但成功率极低。像我们这拨人,走出来的就不多。世上的大部分人,不可能靠画画去生存。真正的高雅艺术都是为社会精英服务的。画家要具备比较高的个人素质,要成为精英,你才能为精英服务。学画要勤奋,还要天分。小孩子可以学画,但不一定梦想成为职业画家。

记者:现在学画仍然很热,艺术院校报名的人很多,快挤破门了。

曾华:这也是好事,对提高中华民族的整体文化艺术素质有帮助。一个人在他学画过程中,可能在舞台上被挤出来。舞台上就那么几个主角,不可能人人都成功。金字塔的塔尖只有一个。但这段学画的经历,对他的一生都是很有益的。

曾华简介

1962年,生于阳江闸坡。

1985年,结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进修二班。

1998年,结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

1988年,在阳江市举办阳江市首次个人油画展。

1990年,由广东画院主办参加“岭南新作系列”之《曾华油画新作展》。

1996年,在广州美术馆“名家画廊”举办个人油画新作展。

1998年,参加广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98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

2000年4月,在广西桂林中国画院陈列馆举行个人油画新作展;5月,参加北京第三届首都艺术博览会。

2001年10月,参加广东省美协第六十一回“星河展”暨曾华油画新作研讨会。

2002年11月在杭州浙江日报世纪美术馆举办题为“漠水情长——曾华油画新作展” 2003年,在东莞市博物馆举办题为“家乡无言——曾华油画新作展”;同年10月,参加北京第六届首都艺术博览会。

2004年11月,在海口市海南省书院举办题为“家乡无言、故乡无声——曾华油画新作展”暨曾华油画新作研讨会。

2004年12月,在湛江举办“家乡无言、故乡无声——曾华油画新作展”暨曾华油画新作研讨会。 2005年6月,在顺德致尚美术馆举办“漂泊的人生、驿动的画——曾华油画新作展”。

2005年12月在广东茂名启动“飘过大地”之由广东美协、海南美协主办题为“山无名、水无声、路无语——曾华油画新作展”。

2006年10月,在北京炎黄艺术馆举办“飘过大地”之“家山有话,河山有色——曾华油画新作展”。 

[责任编辑:曾广艳]

精彩推荐

文化频道推荐

美图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