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课APP变疯狂刷单平台 “转型创业典型”炮制骗局

约课APP变疯狂刷单平台,“转型创业典型”炮制骗局

相隔2000公里却能一对一“线下教学”?私教说只知有人玩刷单,没听说有人真约课上课——“健康猫”爆雷事件调查

来自四川成都的小余突然发现,他在“健康猫”体育运动APP上投入的160多万元取不出来了。

虽然账面资金数目不断上涨,实际上却取不出、拿不走,贷款借债投进去的真金白银变成了一串数字。

“健康猫”APP原本功能是撮合健身爱好者和私人教练约课。私教除全额获得学员支付的课时费外,还额外获得平台的“课时补贴”,补贴额度最高时可达课时费的15%,20天到账,被外界戏谑为“当今世上投资回报率最高的项目”。

然而,今年8月,越来越多像小余一样的注册私教发现,“健康猫”运营方不按期兑付了。而恰恰在此前一个多月,平台突然采取抬高补贴标准、“代约课”等一系列操作,刺激私教刷单套现,掀起一波刷单高潮。然后,“盛宴”戛然而止,无法取现了。

近日,广州警方通报,对“健康猫”的运营方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法人代表杨骅力等9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羁押。

约课变刷单,私教借贷“入坑”

一些私教说,在“健康猫”上从未遇到过一个买课训练的真实用户,交易流水是自买自卖产生的。如果自买自卖,相当于20天的收益率为1.5%-15%

两年前,从湖北一家体育院校毕业的小刘收到一个“邀请码”,让他注册成为“健康猫”平台的私教。近几年,运动健身一对一的社会培训或五六人的“小团课”非常流行,私教也成为体育生和退役运动员热门的就业、创业去向。小刘他们的确需要一个让学员与私教顺畅对接的共享平台。

然而,跟几个私教朋友交流之后,小刘大吃一惊:“本以为学员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找到我,注册之后却发现上面真正的玩法不是约课,而是刷单。”

根据平台规则,学员看中某个私教后向平台支付课时费、与私教相约授课时间地点。私教除全额获得学员支付的课时费外,还额外获得平台的“课时补贴”。平台不断调整补贴标准,最低为课时费的1.5%,最高时达到15%。

来自山西、湖北、四川和安徽等地的多名私教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课时费10天后可提现,20天后课时补贴可到账。如果自买自卖,相当于20天的收益率为1.5%-15%。因此,“健康猫”被外界戏谑为“当今世上投资回报率最高的项目”。

高额补贴诱使大量私教投入巨额资金,通过自买自卖刷单套现,“健康猫”从撮合约课平台变形为投资理财工具。不少私教反映,他们在“健康猫”上投入资金达几十万元至上百万元,且大部分是借贷而来。

公开资料显示,大象公司2015年成立,对外宣称提供“线上预约线下教学的私教O2O服务”。但一些私教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健康猫”上从未遇到过一个买课训练的真实用户,交易流水是私教自买自卖产生的。

毕业于广东体育职业技术院校的广州私教小卢说,体育专业人士凭借相关体育证书就可以注册成为“健康猫”私教。他知道有人在玩刷单,从未听说有人真的约课、上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健康猫”APP上看到,私教在该平台上24小时都能发布课程,有的私教一天“上”了200多节课,用户评价都是“五星”“很好”。

更神奇的是,注册学员在广州,“配对”的私教却在北京,相隔2000公里,如何一对一“线下教学”不得而知。

一名私教说:“我发现,APP上私教们提取课时费很方便,但用户约课功能却很不好用,为此还曾经给平台提过意见。现在才明白,平台上根本没有多少真正的用户,哪里需要考虑用户感受?”

大象公司一名刚刚离职的员工告诉记者:“APP上的信息非常混乱,用户使用体验差到家,怎么会有人来约课呢?”

鼓动刷单,推波助澜制造泡沫

公司高管及地方团队负责人一直在鼓动做大交易额,“刷业绩、谋上市”。“健康猫”还开发了“代约课”模式,让资金在公司内部进行“钱生钱”滚动

刷单行为持续近3年,运营方却表示“一直被蒙在鼓里”。大象公司创始人杨骅力被警方带走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开发平台时并没想到用户刷单问题,也没有相关监管措施,直到今年4月接到银行电话,才得知有人刷单。

今年8月,“健康猫”运营方大象公司以注册私教“恶意刷单”涉嫌诈骗为由向警方报案,并以此为由公开声明停止提现;紧接着,私教们向警方报警,指称运营方涉嫌“非法集资”和“传销”。

多名私教提供的微信群聊截图显示:对于刷单行为,大象公司不仅不是“蒙在鼓里”,反而一直在推波助澜,一些分公司负责人甚至是直接推手。

截图显示,公司高管及地方团队负责人一直在鼓动做大交易额,“刷业绩、谋上市”。有私教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公司从2017年开始不允许大家在群聊里用“刷单”这个字眼,要用“业绩”的说法替代。

今年年初,大象公司更是通过大幅度抬高补贴标准等一系列策略点燃刷单的热火。

受访私教说,原本课时补贴标准是1.5%,今年却提高到10%、甚至15%。该公司刚离职的一名员工也证实,今年5月公司出现无法提现现象,反而突然宣布6月要提升补贴、7月会下调,刺激大家“抓紧机会做业绩”,诱使不少人疯狂追加投资。

私教小文告诉记者,自己很倒霉,经人介绍恰好今年6月“入坑”,原以为搭上了投资“末班车”,没想到白白搭进去15万元,欠了一身债。

一些私教反映,“健康猫”还开发了系统“代约课”模式,让资金在公司内部进行“钱生钱”滚动。

此外,“健康猫”还特别“贴心”地设置了“金融服务”接口,提供各银行信用卡申请及“马上贷”“安逸花”等贷款门路。私教们为获得更多“课时补贴”,在公司怂恿煽动下不断向亲朋好友借钱、借网贷、办信用卡、用POS机刷卡套现去“约课”。

私教小文告诉记者,地方团队负责人专门为他们提供POS机,用于刷卡套现。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杨骅力用“健康猫大象哥”的网名一再提示:“多备几个卡,别总用一个卡,会引起银行监管。”

平台本该负起监管责任,为何放任、助推刷单行为?有业内人士认为,刷单其实是帮公司做大流量,制造虚假繁荣,以用户规模和交易额吸引投资,这是一些互联网企业的惯用套路。

在被警方带走前,杨骅力曾对外宣称,该公司已获得三轮融资,正筹划搭建境外上市架构。

拉名人、拉“下线”扩大影响力

打着扶持“体育创业”的旗号,顶着全国冠军的光环,“健康猫”采用的却是类似传销的方式鼓励私教发展“下线”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健康猫”运营方大象公司是一家以“运动健康物联网”科技为核心的公司,以科技共享的商业模式支持退役运动员和高校体育毕业生创新和创业。其创始人杨骅力是全国散打冠军,曾被树为转型创业的成功典型。

打着扶持“体育创业”的旗号,顶着全国冠军的光环,“健康猫”采用的却是类似传销的方式鼓励私教发展“下线”。

根据相关规则,私教每邀请一个新人成为私教,都可以获得津贴。邀请20名私教成功注册即可成为“队长”,享受每月500元的补贴。邀请的人数越多,个人的身份级别也会越高,每月的固定津贴也越高,但只有完成业绩指标才能获得。

今年8月,因“健康猫”的运营方无法按期兑付,来自成都的小余160多万元被套。

他回忆说:“当时有朋友劝我抓住机会赶紧投资,‘把钱放进去过几天就可以赚补贴’。我开始投了十几万元,今年又想方设法借钱、贷款来投资,现在都被套进去了。”

不少人的投资款是“拆东墙补西墙”,因此连累了亲戚朋友。

来自湖北的小刘投入50万元,APP上显示的105万元的账户资金变成了冰冷的数字。她懊恼地说:“这50万元有一部分是找亲戚借的,现在不知道怎么还,觉得很对不起家人。”

此外,“健康猫”还利用政府领导、奥运冠军等为自己创造光环,形成名人效应。

不仅创始人杨骅力是全国散打冠军,曾被有关部门树为优秀运动员转型创业的成功典型,多名股东也是各项目的全国冠军。公司官网上有不少党政领导和各类体育明星考察“健康猫”的新闻报道。

“刚开始我也不太相信‘健康猫’,直觉上认为不靠谱。”小余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但我上网查了一下杨骅力,又搜索了几位股东,都是冠军、名人,就开始相信他们了。”

“平时大家在聊天时不敢质疑平台的做法。有什么不同的声音,团队负责人就会发来一些有名人加盟、参观的链接,给大家洗脑。”私教小文说。

一些私教还反映,今年5月前,约课的资金是汇入大象科技有限公司的账户,但此后,收款方变成了一些网络公司、航空公司,他们怀疑资金已被公司转移,甚至有洗钱的嫌疑。

警惕刷单背后的法律风险

不少被骗群众有赚“快钱”的心理,甚至明知平台违法,还要博一把,以为风险击鼓传花,不会在自己手上爆雷,结果却深陷其中

8月27日,广州警方对外通报,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对“健康猫”的运营方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该公司法人代表杨骅力等9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带走。

毕业于安徽一家体育院校的私教顾先生说,他已不指望能讨回多少钱,最大的愿望是让设局者遭到法律的惩处。

“健康猫”事件爆发后,舆论对于变相“传销”、把大量私教卷入“理财骗局”表示愤怒。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郑明认为,近年来,体育产业成为投资热点,打着创新创业的旗号设局,且真假交融、虚实结合,具有很强的迷惑性、欺骗性。

“刷单做大业绩,让数据变得好看,会吸引到外界投资人,误以为这是个不错的项目,这是包装的第一步。”郑明说,“如果不是爆雷、警方及时介入调查,这种公司甚至会堂而皇之地包装上市,继续割股民的韭菜。”

同时,对老百姓来说,防止上当受骗也要摒弃“一夜暴富”的想法。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被骗群众有赚“快钱”的心理,甚至明知平台违法,还要博一把,以为风险击鼓传花,不会在自己手上爆雷,结果却深陷其中。

郑明认为,过往案件暴露出利用“熟人模式”透支信用、捆绑操作的骗局非常多,提供公众对熟人介绍的投资项目也要审慎。投资者要增强风险预判能力,关注资金管理以及真实去向,认真考察项目的真实性、合法性。

对于如今大量存在的虚假交易刷单行为,郑明认为,社会公众必须警惕其行为背后巨大的法律风险。

如果在一个真实交易、正常运作的平台上刷单骗取补贴,可能构成诈骗罪;如果平台明知没有真实交易,通过刷单诱导募集钱款,可能构成非法吸收存款罪或集资诈骗罪,而刷单的组织者可能构成共同犯罪。因此,公众不可抱有“法不责众”的幻想。(记者毛一竹、詹奕嘉、王浩明)

[责任编辑:林炜如]

精彩推荐

民生新闻

美图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