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饭堂的“双重味道”——广州怎样破解居家养老难题

在广州越秀区六榕街老人饭堂,工作人员在询问老人们对菜品的意见(5月4日摄)。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养老成为备受关注的民生大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人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7.3%。作为超大型城市,广州的户籍老年人口高达161万人,老龄化社会特征突出。2016年开始推广的老人饭堂,经过几年发展,已全面覆盖街道和村居,缓解了老人因儿女白天上班、中午吃饭难的问题,在全市深受欢迎。这种政府引领、社会运营、人人参与的助老模式,有利于提升居家养老的服务质量。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新华社广州7月12日电 题:老人饭堂的“双重味道”——广州怎样破解居家养老难题

新华社记者赵东辉、毛一竹、周强

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养老成为备受关注的民生大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人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7.3%。

作为超大型城市,广州的户籍老年人口高达161万人,老龄化社会特征突出。2016年开始推广的老人饭堂,经过几年发展,已全面覆盖街道和村居,缓解了老人因儿女白天上班、中午吃饭难的问题,在全市深受欢迎。这种政府引领、社会运营、人人参与的助老模式,有利于提升居家养老的服务质量。

广州市越秀区六榕街老人饭堂的透明厨房(6月15日摄)。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养老成为备受关注的民生大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人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7.3%。作为超大型城市,广州的户籍老年人口高达161万人,老龄化社会特征突出。2016年开始推广的老人饭堂,经过几年发展,已全面覆盖街道和村居,缓解了老人因儿女白天上班、中午吃饭难的问题,在全市深受欢迎。这种政府引领、社会运营、人人参与的助老模式,有利于提升居家养老的服务质量。新华社记者 邓华 摄

一顿饭的“味道”

榨菜蒸肉饼、莴笋炒鱼松、白灼时蔬、虫草花炖鸡汤,两荤一素一汤只要9元钱,在老年人口近20%的广州市越秀区六榕街道,老人饭堂有时一天能接到近300人订餐。

每个工作日中午,88岁的刘宗炎会步行几分钟,到六榕街的老人饭堂吃饭,风雨无阻。饭堂的饭菜以蒸煮为主,少油少盐,营养健康,软糯可口,深受老年人欢迎。

志愿者用托盘把饭菜一份份端到老人面前。刘宗炎吃得很香,很快吃完一碗,又去加了米饭。老人告诉记者,儿子、儿媳都是医生,平常工作很忙。早几年在家自己做饭还没问题,如今年纪大了,儿子总担心他忘关煤气。

“在这吃饭,孩子们很放心。”刘宗炎说,“不仅饭菜香喷喷的,健康卫生,为我们服务的志愿者也很热情。”

记者注意到,饭堂张贴的备忘栏细致记录了用餐老人的种种忌口。开饭前,有志愿者教老人们做手指操。很多老人长期在饭堂吃饭,有了自己固定的位置,“饭友”们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热闹非常。

吃饭之余,老人饭堂更是老人精神交流的“栖息地”,他们在这里吃出了另一重“味道”。“在家里,一个人很孤独。饭堂提供了一个平台,认识了很多朋友,一起聊聊天,心情也变好了。”刘宗炎说。

因吃饭结缘变成朋友的,不在少数。坐在一张圆桌前吃饭的“姐妹团”,原本是互不相识的8位老人。

“开心就年轻。”65岁的林洁贞展示着姐妹们用丝网花做成的工艺品,对记者说:“这些义卖后都捐赠给孤寡老人。逢年过节,老人饭堂会组织我们包饺子、做汤圆,有时还办生日会,大家聚在一起很充实。”

截至今年3月,广州全市共有老人饭堂952个,实现了街道、村居全覆盖。饭堂还着力为空巢、独居、高龄、失能老人解决吃饭难,替他们的子女减轻负担。

家住黄华路黄华塘社区的陈祝萍今年55岁,已经退休在家。她面对的不仅是自己的养老问题,还要照顾85岁长期卧病在床的老母亲。

自从小区有了老人饭堂,陈祝萍开始去饭堂打饭。“我妈两次骨折后只能卧床,我去外面买菜不是很放心,怕她一个人在家有什么事。老人饭堂就在小区里,去打个饭几分钟,很方便,价格又便宜。”陈祝萍说。

老人们在广州天河区石牌街道的指定助餐点排队取餐(5月3日摄)。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养老成为备受关注的民生大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人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7.3%。作为超大型城市,广州的户籍老年人口高达161万人,老龄化社会特征突出。2016年开始推广的老人饭堂,经过几年发展,已全面覆盖街道和村居,缓解了老人因儿女白天上班、中午吃饭难的问题,在全市深受欢迎。这种政府引领、社会运营、人人参与的助老模式,有利于提升居家养老的服务质量。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责任编辑:梁胜]

精彩推荐

要闻新闻

美图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