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阳江人——冯运基:奉献在马兰核试验基地

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百万吨级氢弹在罗布泊爆炸成功。当时就有一位来自咱们阳江的军人冯运基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冯运基今年80岁,他的青春年华都是在新疆罗布泊度过的,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到1984年5月第27次核试验,他都是亲身经历者。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458

冯运基老人,今年已经80岁了,跟老伴颜凤琴一起居住在江门蓬江区一栋简朴的居民楼里。退休之前,冯运基跟老伴都在江门市建委工作,周围的邻居有很多都是当时的同事,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两位老人内心曾经掩藏着怎样的秘密。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517

冯运基,1938年生,1958年入伍,1960年至1984年都在国防科委核试验基地司令部工程处工作(此间在1962年曾参加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曾任技术员、参谋、副处长、处长等职务,先后立过四次三等功。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140

1938年,冯运基出生于现江城平冈的一个小村落,由于家庭贫困,他在两阳中学毕业就参军了。当时家中的状况,老人告诉我们,每到星期天从老家回学校的时候,要路过市区南恩路,那时能够在旁边的粥铺喝上一碗稀饭就是生活中最大的愿望,可是却一直没有实现。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150

告别中学生活,告别家乡,冯运基就这样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1958年,冯运基所在的工程兵部队接到上级命令,从广东开赴到新疆罗布泊搞工程建设。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3632

冯运基了解到,这个地方就是马兰村,后面的马兰基地就因此得名。马兰村里盛开着马兰花,这是那段日子很深刻的印象。在这个基地里,冯运基和战友们的任务是修建各种用于实验的工程项目。1962年底的一天,冯运基接到命令,组织人员修建一个运输原子弹的机场。建了3年多,冯运基当时任参谋,后来一直作为一个建设者,做着从组织施工、技术管理到车辆调度等方面的事情。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216

提起建设的工程,冯运基告诉记者,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座塔。当时在建一座高塔,后来知道是搞爆炸实验的,这个塔高102米,超过6级风,人就不能上去。原子弹放置在爆塔上,这个塔就是爆心,冯运基和战友们围绕爆塔又建设了许多效应工程。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3843

差不多1000名战士参与建设,前后花了大约一年时间。距离核试验基地最近的村子有220多公里,有时后方基地的物资不能及时运来,战士们渴了抓一把雪吃,饿了只能把冻得硬邦邦的干粮烤糊分着吃。恶劣的环境下,不少战士牺牲。基地附近有一个阳平里气象站,大雪封山,断粮断水,站里派了三个战士出去报信,三个人带了几个馒头上路,路途漫长艰险,走到半路只剩下一个人了。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246

由于工作必须保密,冯运基从未跟家里人提起自己在从事什么工作。对于他,家乡人也一无所知。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507

“我们战斗在戈壁滩上,不怕困难,不畏强梁,任凭天公多变幻,哪怕风暴沙石扬,头顶烈日,明月作营帐,饥餐沙粒饭,笑谈渴饮苦水浆。”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0933

这是核试验基地负责人之一的张爱萍将军针对当时现场实际情况做的一首诗。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323

自从1997年退休后,冯运基就正式接管了厨房,这里变成了他生活中的阵地。冯运基的老伴颜凤琴今年75岁,他们是1967年在马兰基地结婚。由于工作保密性高,组织上对冯运基找对象有严格要求。家乡阳江的对象谈不成,部队给冯运基介绍了在部队学校当老师的颜凤琴。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1010

颜凤琴是辽宁人,家乡冬天苦寒。她的哥嫂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后来哥嫂又被分派到新疆参与核试验工程,她也跟随哥嫂来到部队,在部队设在马兰村的一所幼儿园当老师。而冯运基的出现,恰恰合乎了她要找一个南方人的愿望。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4335

第一次原子弹爆炸的时候,两个人还不认识,但是都在人群中共同见证了激动人心的一刻。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4426

1964年10月16日,爆炸前5小时,所有人员撤离现场。冯运基和战友们站在离爆心50公里外的一条1.5米深的战壕里等待爆炸。冯运基当时领到了一副墨镜,上级交代,没有领到墨镜的,必须要眯眼,在起爆后心里默数10下,才能睁开眼睛。那时,颜凤琴还不认识冯运基。她所在的幼儿园有10个名额参观原子弹爆炸,颜凤琴是其中之一。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4506

颜凤琴和100多名部队服务单位的人员登上了一个山坡。广播里播放出指挥部的声音,起爆前5分钟计时开始。因为戴了墨镜,冯运基和颜凤琴都看不到光,后面才看到了胜利一刻。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4603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烟尘在三四个小时后才散去。部队放假三天庆祝。但冯运基和战友们得去现场协助科研人员取证。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4528

1986年,当年铁塔所处的爆心竖起了一块刻有“中国首次核试验爆心”的纪念碑。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606

原子弹研发,有严格的保密制度,当时跟冯运基同屋的人是清华大学的技术人员。一天,冯运基发现这个技术人员闷闷不乐,才知道有个地图丢失,在基地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事情,甚至还惊动了周总理。

0

冯运基家有一张照片,是国防科工委召开会议时候拍摄的,纪录了那段峥嵘岁月。由于邓稼先、钱学森这些老一辈科学家当时从事导弹研究,冯运基经常在现场可以看到。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5235

也正是跟老一辈科学家一起生活,一起工作。耳濡目染,那种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也刻入了冯运基的骨髓里。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5455

虽然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但是没有人能够想象,在罗布泊从事这份工作,每个月只比别人多一块钱,这一块钱就是放射性补贴。在罗布泊,人人平等,大家都一个样,毫无怨言。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509

参与试验次数很多,冯运基获得多次奖励。他没拿这个当回事,只觉得是职责所在,甚至还拒绝了组织上的二等功,主动要求三等功。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553

因为工作极其保密,冯运基在罗布泊27年,没留下一张照片。1996年我国最后一次核试验后,冯运基收到了一盒“核武器试验纪念章”。这盒纪念章除了纪录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情况,还记录了第一颗氢弹爆炸的情况,当时冯运基也在现场亲历了。从第一颗原子弹到第一颗氢弹,美国花了七年零三个月时间,苏联花了四年时间。而我国仅仅花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就成为了第四个拥有氢弹的国家。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55603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试验做下去,1958年至1984年,冯运基在我国核试验基地工作了27年,见证了我国首颗原子弹、氢弹爆炸。从1964年10月16日至1996年7月29日,我国总共进行了45次核试验,冯运基就参与了27次。直到1984年,夫妻二人转业,回到地方,默默无闻工作到退休。

天南地北阳江人342017-08-11 15_02_19_20170813115611

两弹取得的辉煌成就,既有中央决策之功,又有众多出类拔萃科学家的贡献,还有赖于众多无名英雄的艰苦付出,冯运基就是这样的人,让我们记住他。

[责任编辑:赖秀珠]

精彩推荐

文化频道推荐

美图推荐

更多>>